作者: 
作者所在单位或部门: 

冒雨战洪马

 

少有凌云志,

平生跑步勤。

冒雨战洪马,

勇创佳绩回。

3月31日的黎明由雷轰雨暴中行来,显得格外壮烈,就象为迎接今日即将到来的盛大赛事。我的微马队友们早已齐聚在芷江鼓楼广场,五颜六色的的雨伞、雨衣与桔黄色队服交织成一道道绮丽的风景。我们将一同乘车前往黔城,参加洪江市黔阳古城国际半程马拉松赛。

洪马赛是怀化市最大规模的体育赛事,于2017年首办,今年已是第三届。今年报名参赛8000人,其中参加半马比赛3000余人,参加十公里、五公里比赛5000人。芷江微马队积极参与此项赛事,今年亦是第三次组队参赛,队员们跃跃欲试,都希望在比赛中取得优异的成绩。此次参赛的队员有80余人,由队长刘文带领。超过六十岁的队友有老邓、黎姐、九姨太三人。

一路上,雨仍然下着,呈愈来愈强之势。个别队友小声议论着,抱怨组委会不会看日子,选择雨天进行比赛。我想,或许恶劣的天气更能考验一个人的勇气和毅力吧。

上午8点,发令枪在洪江市世纪广场准时响起,第三届洪马比赛开始了。运动员们如潮水般的向前方涌去。我夹在滚滚人流中,只觉热血沸腾、步履轻盈。

赛道两旁,锣鼓声、呐喊声震天动地,洪江人民用各种方式表达着自己的如火热情,倒真有一番斜风冷雨也不归的豪壮。途中,每隔一段距离便有执勤的民警、饮水食品补给点、120救护车和医务工作者。雨中的服务,显得更加至关重要。

跑出不远,我已全身湿透(为不影响成绩,比赛一开始就脱掉了一次性雨衣),运动T恤和运动短裤紧绷在身上,运动鞋内灌满了水,原本轻松的脚步变得十分沉重。放眼望去,皆是鼓足劲向前飞奔的人们。出发时和我跑在一起的队友江海,现已不见踪影。我不敢懈怠,迈开步子紧跟大部队。没多久,我便感觉呼吸急促,身体有些吃力起来。平日拉练可并不这样。仔细一听随身携带手机的咕嘟配速,前五公里每公里配速全部是4分多钟,对比平日拉练每公里5分20秒的配速,如今猛喘粗气就不足为奇了。我一边跑一边思索,这样一直没有参照物盲目的加速跑,很难坚持跑完21.0975公里的半马全程。这时,队友张伍林从后面赶了上来。别看他50多岁年纪,身材消瘦,满头斑白的短发,他可是我们队的飞毛腿,平时拉练起来好象永不知疲倦。奔跑中我们相互微笑示意,猛然间我心头一亮,就以张伍林为参照物,跟随他跑。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才跟随两公里,飞毛腿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被拉下的我再次陷入步速的矛盾中。迷茫中,我发现前方有一位奇怪的跑者,头上戴有装饰,后背牵着3个气球,运动衣号布上印有1:45字样。我加速追上一看,此人头上戴的装饰是兔子图案,难道他就是比赛组委会安排的领跑者“兔子”?经过交谈得到确认,他便是“兔子”,配速为1小时45分钟跑完半马全程的“兔子”。

1小时45分钟跑完半马全程,每公里配速低于5分钟。我决定挑战一下自己,就跟随这位“兔子”跑,争取按照这个速度跑完全程。目标一旦确定,心里仿佛就充满了一种无形的力量。虽感觉“兔子”速度有点快,但仍然能够紧紧跟随。

跑至十公里处,好友何洪江从后面追了上来,他吆喝着要我跟他一起跑。我说我量力而行,就跟“兔子”,不用管我。

疯狂的雨点击打着奔跑的人们,我的双眼被一道透明的水帘紧紧锁住,水汗交融的感觉特别难受。虽如此状态却逐渐变好,或许是对雨中奔跑的适应吧。步伐均匀后,感觉比前五公里轻松了许多。我暗下决心,待到离终点还剩三公里处,超越“兔子”,争取好成绩。

一路跑来,队友杨序宁、杨林被我远远地抛于身后。至十五公里的标志牌前,我仍然与“兔子”跑在一起,与我一起跟随的还有十几位实力相当的跑友。有个想法突然从脑海里冒出来,我是不是可以提前超越“兔子”,奋力拼搏,创造更好的成绩呢?思绪中,脑海里浮现参加前两届洪马比赛的场景……

2017年4月16日,阳光灿烂,晴空万里,黔阳城迎来了第一届洪江半程马拉松赛。在队友的怂恿下,我报了半马比赛。因平日拉练从未尝试跑过21公里,从发令枪响起那一刻起,就倍感压力。一路上双腿如灌了铅般沉重,遇稍为陡峭的上坡,速度立马慢了下来。距离终点近五公里处,更觉力不从心,甚至有退赛的冲动。可耳边震天动地的加油呐喊声和眼前奋力拼搏的跑友们让我最终选择坚持,坚持就是胜利,这话没错。跑至终点,我的成绩为2小时7分钟,成绩虽差强人意,但能够战胜自我,坚持到最后,我默默地为自己喝了一声彩。

第二次参加洪马是2018年4月1日。经过一年的跑步训练,我的成绩有了长足的进步。但第一次洪马的经历让我心有余悸,我选择了跑十公里。当轻松完成十公里赛程,方觉心里空荡荡,有些后悔其实自己足可以挑战半马。

回忆离现实或许只有几秒,而我离终点却只五公里了。人生能有几回搏,现在不搏更待何时?2018年的忐忑让我失去了自我挑战的机会,今天不可错过。调整好呼吸,我用劲全力迈开大步向前飞奔。兔子、何洪江和一个又一个的跑友被我远远地甩到了身后,超越的感觉真的爽呆了。跑过青石街,距终点仅一公里,我的步子反而更为轻快,有如神助。

当工作人员将一枚沉甸甸的银色纪念牌挂于我脖颈上时,我才意识到自己胜利完成了比赛,成绩为1小时43分钟(在参加半马3124名选手中名列301名),平均每公里速度4分54秒,比2017年洪马成绩整整快了20分钟,这也是我半马的最好成绩。此刻,无以言喻,只觉胸中澎湃。

生命中的难忘与美好或许很多,而赛场上一次次挑战自我、战胜自我的顽强和坚韧却足以让我享用终身。人生不也应如此?在今后的岁月里,我仍将快乐奔跑,永葆青春!

 

 

田兴 2019年4月3日

加入专题: